愚者的镇魂曲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防御战13

2019-10-13 05:34:43 来源: 沙坪坝信息港

愚者的镇魂曲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防御战13

正版小说在17k,请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北部防线,

北面一座巨大的山峰,把海洋与陆地遮断,将近二百米长的防线,防守起來,比其他两地,难度要大许多,虽然有一个天然的斜坡,坡度却不算大,

眼前已经出现了八台并排排开的攻城塔楼,隔着防线三四百米远的地方,已经能看得到一列列举着长盾的敌人,

一面面灰底蓝边,zǐ色巨蜥图案的旗子正在塔楼上,迎着强烈的海风,向南飘扬着,哈斯坎帝国的第四军团,耶罗作为军团长,已经独自一人,站在了军队的前方,

耶罗的脸上,看起來一副沒睡醒的样子

,显得沒什么干劲,

“耶罗大人,请你打起精神來,马上要开战了,”一名盔甲上印有银色狮子头的副军团长提醒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啦,我会好好干的,”随着耶罗毫无干劲的声音,四周的士兵们传來阵阵窃笑声,虽然大战在即,但第四军团中,仿佛并沒有什么紧张的感觉,反而十分的轻松,

“这边的战斗可不好打,”耶罗说着,那双毫无干劲,死鱼一般的眼睛,直瞪瞪的看着城墙上,戴着尖尖蓝白相间法师帽,白花花的胡子脱其胸口下的弗兰德,

“的确,耶罗大人,上面的那老家伙可是大陆仅有的十三名贤者中的一人,而且是在二十年前便已经成为了贤者,当时我们攻击王都海港的时候,一瞬间,一千多名士兵便葬身在了那老头的魔法里,”那名副军团长说道,

“那群兔崽子,在想什么,赶快攻过來啊,老子的手痒了,”帕德金跳到了城墙上,看着远处毫无动静的哈斯坎帝国军阵,

“帕德金,你下來,”亚贝特在一旁劝解道,他生怕帕德金一个不小心,从四五十米高的城墙上掉下去,

弗兰德在一旁不断的摩挲着胡子,身后站着十多名魔法师,

“看來敌人是有什么计划,”弗兰德说着,帕德金转过头來,笑道,

“老头子,有你在可真让人安心呐,”

弗兰德沒好气的哼了一声,帕德金一直以來都叫他老头子,丝毫沒有一点尊敬的意思,所以弗兰德觉得,他这是跟吉克学的,

亚贝特似乎看出了什么,说道,

“弗兰德会长,待会我们先來一轮投石攻击吧,等敌人靠近点,让后你们魔法师就可以趁机使用大规模的魔法了,”亚贝特说完后,帕德金跳了下來,

“对,对,就这样,弄死那群兔崽子,我们一定要比其他两个地方干掉的敌人多,”

“米诺斯大人他们应该快到了吧,”站在耶罗身边的副军团长说道,

耶罗抬起了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闭上了眼,在他睁开眼的一瞬间,顿时双眼变得炯炯有神,

“下令下部队推进吧,”

“前卫部队,举起盾牌,前行,”那名副军团长喊道,

哈斯坎帝国的前卫军阵开始缓步的前进了,

帕德金的眼中,透着兴奋的光芒,手中的钉锤,用力的握紧,

“准备投石攻击,”亚贝特喊道,一名名早已等待在投石车后面的士兵们,把手放在了投石机的机关把手上,

眼前城墙下,斜坡尽头外,大路上的敌人,行进的十分缓慢,亚贝特的眼中,透着一股疑惑,他不明白敌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突然间,弗兰德拿出了手中镶着一颗经营透亮魔晶石的魔晶杖,举了起來,他十分嘲弄的说道,

“小儿科,骗得过别人,休想骗得过老朽,”

就在众人还为他这句话疑惑的时候,弗兰德突然喊到,

“光明波动,”

白亮的魔晶杖上,顿时间发出了一颗光弹,飞向了天空,光弹仿佛是沉入水中的石块一般,天空中,泛起了阵阵透明的涟漪,

仿佛拉开了白色的幕布一般,顿时间,一百多条翼龙正在高空中,缓慢的朝着城墙这边飞过來,

顿时间,所有人都惊讶了,

“不愧是会长,虽然敌人已经使用了十分隐蔽的幻觉魔法,还是逃不过你的魔法感知力,”那名身材臃肿,胖胖的魔法师,在弗兰德的身后,称赞的说道,

“博尼,你就不用再夸赞老朽了,你不也感觉到了吗,”

城墙前方的天空中,翼龙群还是正向着城墙靠过來,似乎因为飞在高空的关系,并不惧怕,

在翼龙的其中,一只体形比其他翼龙大三四倍的土黄色翼龙上,米诺斯正在不断的观察着下面的情况,

计划看起來已经暴露了,“林格,怎么办,已经暴露了,”

米诺斯骑着翼龙,接近了旁边飞行着的一只翼龙,上面乘坐着“匹滋”兄弟里的哥哥,林格,

“尽量不要降低高度,虽然已经暴露了,但我们可以接着高空的优势,对下面的防线实行魔法打击,”

“怎么办,会长,敌人看起來想从高空中释放魔法,”博尼说着,弗兰德笑了起來,

“我就送给他们一份大礼吧,”弗兰德说着只手举起了白亮的魔晶杖,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自信,

虽然已经接近七十,但弗兰德看起來丝毫不像一个半只脚已经踩入棺材的老头子,反而显得十分精神,

弗兰德手中,白亮的魔晶杖上,亮起了柔和的光芒,

“这可是学习的机会哦,大家,”博尼转过头去,对着身后的一些高中级魔法师说道,所有魔法师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弗兰德,

弗兰德开始了吟唱,一段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咒文,缓慢的念了出來,

天空中的林格,十分疑惑的看着城墙上的情况,顿时间,他有些慌乱了,

“米诺斯,下令让部队撤退,”

林格很清楚,身为贤者的弗兰德,实力十分强,基本一些高级的魔法,都不需要吟唱,然而现在的弗兰德,却开始了吟唱,从魔力的性质來看,是光系进攻型魔法,

一般光系魔法,是牧师的本行,然而,这个世界上,却有着即使不会治愈魔法,但依然能开发出光系进攻型魔法之人,弗兰德一辈子都是致力研究光暗两种魔法,

虽然很久以前,也有强大的光系魔法师,但现在,能够使用光系进攻型魔法的,恐怕只有弗兰德一人了,

随着咒文的加深,弗兰德魔晶杖上的光芒,顿时间有如白昼,很多人都闭上了眼,这一阵强烈而刺目的光芒,仿佛是直接在太阳面前,看着阳光一般,

顿时间,白色的光芒,把刚刚升起來的太阳光芒掩埋了,四周都被白色的光芒充满了,

哈斯坎帝国的军阵里,很多人都低下了头,或者闭上眼睛,不敢看向城墙上,那阵白亮的光芒,

天空中的翼龙群,已经开始朝着西面返航了,

“光的裂片,咏叹调,十七章,利刃,”

顿时间,弗兰德手中的巨大光团,朝着天空中的翼龙群,飞了过去,

天空中,霎时间,光芒万丈,一片白亮的世界,让人睁不开眼,

有如小型太阳般的光团,已经以极快的速度來到了翼龙群的中间,

“五重冰壁术,”

“阳炎之盾,”

“土之壁”

……

天空中,传來了一个个防御魔法的声音,然而,光团顿时间如同太阳射出光芒一般,一束束光芒仿佛利刃般,轻易的穿透了空中的一切,

沒有任何嘶叫声,千万柄光芒形成了利刃,无情的瞬间便把空中的翼龙部队淹沒与圣洁而刺眼的光芒中,

天空下的人们,纷纷闭上了眼,在光芒渐渐的消散后,哈斯坎帝国的军队们,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天空中,原本一百多条翼龙,已经紧紧只有二三十条,

米诺斯散去了身上的劲气,他眼中,透着一股悲凉,自己的部队,刚刚被那个光球吞噬,已经连渣都不剩,

林格的一只手,已经完全消失了,他十分庆幸,自己施展了三个防御魔法,才保全了性命,而自己带过來的魔法师部队,已经只剩下四五人了,

弗兰德一脸疲惫,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他软软的朝后倒了下去,几名魔法师急急忙忙扶住了他,但因为已经被强烈的光芒晃晕的光系,一些人险些要站不住了,

就在这时,帕德金一把抱住了弗兰德,把他整个背了起來,“我先背你去休息吧,辛苦你了,弗兰德会长,”

耶罗看着天空中,翼龙部队的惨状,摇了摇头,“唉,下令撤军吧,今天不打了,”

他的副军团长高声的喊了起來,“撤退,”

哈斯坎帝国的前卫军阵转过头,开始有序的撤退了,

耶罗站在原地,看着眼前坚如磐石的城墙,知道沒有了魔法部队的支援,他们想要拿下眼前这片北部的防线,简直就是拿士兵的生命开玩笑,

弗兰德已经闭上了眼,他此时已经几乎耗尽了所有的魔力,刚刚的魔法,是禁咒级别的,如果稍微控制得不好,甚至会危急到自己这边,又要保证威力,还要控制精度,他已经到极限了,

“來人,趁着敌人退去,今晚赶快在城墙下,加装障碍物,”亚贝特看着叙叙退去的敌人,对着身边的士兵命令道,

然而,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來了一阵啼叫声,一只土黄色的巨大翼龙,朝着城墙处,直冲冲的飞了过來,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官网
湖南治疗盆腔炎需要多少钱
黑龙江专业精索静脉曲张医院
江苏哪个治妇科疾病医院
天津女的妇科检查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