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娜高尔夫球场长篇节选3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41:00 来源: 沙坪坝信息港

蓝天、白云、绿地、阳光。  这是富人休闲的地方。  这是天宁市的世外桃源——阿米娜高尔夫球场。  李一雄戴着墨镜,穿着高尔夫球衣,坐在漂亮的太阳伞下,正在用手机和陈茵童话:“老同学,这几年咱们见面不少,可真正坐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仔细想想,觉得挺遗憾的。现在的人啊,真不知道都在忙些什么。”陈茵半开玩笑地回答说:“李总,现在怎么想起琢磨这些来了,是不是在商海里折腾累了?”李一雄叹了一口气,说:“不说这些了,哎,晚上请大小姐赏光,怎么样?”陈茵回答得很干脆:“不行!别忘了,我手上有你的案子。”“案子,案子,你这位法官满脑子都是案子,咱们不谈案子,行不?凭咱们这些年的交情,就不能谈谈生活,谈谈理想,谈谈感情——”李一雄是真爱陈茵,他始终在追着陈茵,尽管他和别的女人也勾来勾去,那不过是逢场作戏。陈茵仍然对李一雄紧闭着爱情的大门:“李总,我现在太忙,以后再谈,请你能理解。”“那好吧,结案以后,我再找你。”  三辆高尔夫球车开了过来,车上坐着白帆和金宝利公司的几个人。  穿着白色高尔夫球装的白帆,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倘若在大街上走一趟,回家之后,衣服上准能抖落满地的眼珠子。  李一雄看到白帆后,原本萎靡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他连忙迎上去打招呼,并陪他们打高尔夫球。这是方晓频交给他的任务。绿色的草地上,一个白色的高尔夫球,被李一雄击飞,在蓝色的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落在了离洞很近的地方,骄傲地显示着李一雄的球技。  李一雄得意地对金宝利集团的人说:“不好意思,献丑了。大家别老是看我,各人玩各人的,要玩得尽兴,玩得开心。”  白帆望着帅气的李一雄,笑着说:“李总,你打得真棒,我跑了不少地方,还从来没看到有人能打你这样的好球。”  李一雄得到白帆的夸奖,心中暗喜。但表面上仍装作不以为然地说了句“这算不了什么”,然后将一只球放在草地上,用手一示,微笑着说:“白小姐,请。”  白帆笑笑说:“我打不好。”  她走到球跟前,用球杆比划着,就是不好意思出杆。  李一雄走上前殷勤对白帆地说:“白小姐,其实打高尔夫球,不在球本身,主要是在于心情。心情决定球技。”  “心情决定球技?”白帆好奇地问。  “是的。”李一雄不失时机地炫耀说,“高尔夫是一种精神运动。物质生活达不到一定程度,是不能来这里享受的。从根本上说,它是富人的精神运动。高尔夫,它本身就是一个高贵、典雅的代名词,一种身分、地位的象征。你知道吗,有很多人为它的高雅、神奇所倾倒;为它那昂贵的身价、复杂的技艺所畏惧;为它的变化莫测、充满挑战所诱惑。高尔夫球具有其它运动无法比拟的特有魅力,它是人与自然完美的结合。你看,在运动中,球员与大自然亲近、沟通,充分满足了现代人渴望回归自然的愿望。它是洗涤生命的运动。”  “洗涤生命的运动?”白帆不解地问。  “是啊,”李一雄看白帆听得入迷,沾沾自喜地指着遮阳伞,示意白帆坐下,然后继续卖弄说,“打高尔夫球,运动量大,一场球需要步行十公里以上。但是,它持续时间长,运动强度小,具有很好的健身价值。它不受年龄、性别、身体状况限制,不同水平的参与者都可同场献技。它也是挑战自我、沟通人际的很好途径。实际上,打高尔夫球也是玩哲理——”  “玩哲理?”  “不错,玩哲理。你看,打高尔夫球,成功与失败只是一瞬间。也许前一刻,你是世界霸主或无名小卒,但下一刻很可能就改变了。关键是你能不能把握机遇,能不能利用机遇上一个台阶。”  “上台阶?”  “对。这个世界,穷者愈穷,富者愈富。一个阶层有一个阶层的生活方式,要想上到富人这个台阶没有经济实力不行。经济实力靠你去创造,瞬间变化,不是等来的,是靠你努力创造才能得到。”  两厢polo轿车疾驶而来,一个急刹车停到了球场边,来人是余婉妹。她看李一雄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坐在那儿有说有笑,显得很亲昵,脸上掠过一丝不快。但她很快调整情绪,没有上前,远远地喊李一雄。  李一雄回头看是余婉妹,一惊,连忙站起来对白帆说:“噢,是余律师,可能找我有事。”  白帆也看到了余婉妹。  李一雄招呼余婉妹过来,余婉妹和白帆相互礼貌地点点头。李一雄介绍说:“这是余婉妹,我一个案子的代理律师。”白帆和余婉妹握了握手,相互问好。李一雄又对余婉妹说:“这位是香港金宝利集团的公关经理白帆小姐,我们是谈判对手。”  白帆笑着说:“更有可能是合作伙伴。好了,李总,你先去忙吧,我去打一回球。”说完跟余婉妹微笑地点一下头,算是告别,走了。  李一雄看余婉妹焦急的脸色,忙问:“怎么啦,出什么岔子吗?”  余婉妹瞟了他一眼,说:“岔子到没有,只是想到咱们的案子,心里不踏实。”  “嘿,你急匆匆赶来,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原来就是为这事。”李一雄不以为然地说。  “你这个人真是没肝没肺,人家不是替你着想吗?”  李一雄拍了拍余婉妹的肩膀,笑笑说:“我知道你心疼我。”  “听说中院新来的白院长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余婉妹焦虑地说。  “哼,再不简单也是人嘛。”李一雄轻蔑地说,“只要是人就好办,你不是也这样认为吗?”  余婉妹长舒了一口气,说:“一换人,不管怎样说,我就是有点担心。”  二人漫步走进球场旁边的树林里,李一雄连忙揽住余婉妹的腰,上去就想亲吻。  余婉妹慌忙挣开,说:“别动,让人家看见不像话。”说完,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又用眼睛掏着李一雄的心说:“我问你,你是不是又在打那个女孩的主意?”  李一雄假装争辩,说:“你胡说什么,我是在和她谈生意,你扯哪去了。”  “哼,狗改不了吃屎,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  “你知道她是谁吗,你瞎胡说。”  “她是谁?”  “她是白院长的妹妹。”  “真的?”  “那还有假,不然的话,我怎么能陪她打球。”李一雄用淫荡的眼光剜了余婉妹一眼,说:“这下打官司心里有底了吧。”  余婉妹故意撅着嘴,说:“哼,甭管是谁的妹妹,你要是沾花惹草,我决不饶你!”     共 24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全国羊角疯病怎样治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