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我们的爱情(微电影剧本)

2019-09-14 08:30:32 来源: 沙坪坝信息港

【按】:因一年一度的同学集会即将开始。集会定在大年初五。2015年高三七班同学聚会方案、人员如下(来自万浪华在Q群里上传的集会方案讨论稿):
去年聚会时经同学们共同讨论商议,拟成立“永远的高三(七)班聚会活动组织委员会”(简称“组委会”),负责聚会活动的策划、组织和安排,具体名单如下(供讨论):
顾 问:万光明、黄文政
主 席:熊美云
策划组:洪爱娣、李国炜、杨三芳
联络组:万浪华、陈红梅、周小奎
摄影组:李国炜、李辉友
后勤组:陈红梅、万浪华、徐满珍
财务组:杨三芳、洪爱娣?
而在万浪华的号召下,将由我写一份剧本,由爱好摄影的李国炜同学拍摄。所以,这本微电影剧本《我们的爱情》就这样诞生。总之,是为了纪念那些不断流逝的过往,我欣然同意并执笔。演员是全体的师生同学。(背景音乐:王菲、陈奕迅的《因为爱情》)说实话,我十分期待剧本的诞生。

【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向塘一中,几个小青年在高中生活当中产生了朦胧的爱意。由于各自的性格特点及当时的环境使然,使得他们之间因生活情感而产生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爱情”琐碎。似爱非情,非情似爱,都在那时懵懂的青春里。终,他们所谓的爱情会走向何方呢?

【人物】:
浓云,女,十七八岁的芳龄,体格匀称,思想前卫。
淡月,女,十七八岁的妙龄,素静端庄,才思清照。
靓男,男,十七八岁的年纪,风流倜傥比杨康。
阿靖,男,十七八岁的青年,保守木讷似郭靖。
男生:十七八岁的高个胖子。
揭老师:五十岁左右的教化学的班主任老师,为人古板正直。
女清洁工:瘦弱,四十左右岁数。
其他同学若干。


时间:早晨
地点:向塘一中
坐南朝北的向塘一中,镜头由着校门口竖着的四个铜制镶嵌金边的“向塘一中”缓缓地拉近至一幢三层楼高的教学大楼。楼顶上县挂着一个铁制的高音喇叭,正播放着第六套广播体操。校门口的水泥空地上,师生们正排列整齐地做着广播体操。南边是一块大型的绿草坪。西南边顺着林荫小道通往食堂。西北侧是男生宿舍。东边通往女生宿舍。北边是一块大型的操场,用来做体育场的,画有跑道,南北立着两个足球网门。
宿舍的窗户边,穿过几根杂乱的电线。电线上挂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在风中轻荡。

第二幕
时间:黄昏
地点:校园
校园的喇叭里播放着轻音乐。女生们三五成群各忙各的,有的提着热水瓶往宿舍走;有的抱着书往教室里走;有的则拿着小型的录音机戴着耳塞听音乐……(夕阳洒在草坪上,氛围显得很安静)
草坪上的男男女女们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的看着书,有的正要离去,有的则刚来坐下。或谈笑,或扯皮,而淡月正坐在平躺在地上的浓云的身边,为她涂抹口红。
浓云:(含混地道)画好了吗?
淡月:(诡异地笑,并递过一块小圆镜)嗯,好了。
浓云:(睁眼,惊讶)这妖怪是谁?
淡月:(大笑)是你呀,猪八戒!
浓云:(立即竖起了身段,与之扭打成了一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淡月:(求饶)这次我认真画,这次我认真画,重来啊!
路过的男生们,有的羡慕地伫足观看浓云与淡月的表演;有的则捂着嘴笑;有的则相互呶呶嘴,使了使轻蔑的眼神绕道走开了。

第三幕
时间:傍晚
地点:教室
阿靖用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端着盛有开水的铝制饭盒进了教室,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瓶从家里带回来的腌制辣椒,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浓云和两个女生正在吃着饼干。淡月拿出一张台湾影视小生吴奇隆的明信片观望了起来。
浓云:(示意阿靖)才子,过来,教我书法。
阿靖:(羞涩地过来了)我能教什么呀,我还在学呢。
浓云:(递给阿靖一块饼干)你的字写得那么好!
淡月:(自语)我觉得这男生就是好看,是我的偶像。
大家都投去好奇的目光。
淡月:(脸红)大家觉得怎么样?
阿靖:(伸长了脖子看)我倒——不觉得什么?
大家都投去疑惑的目光。
淡月:(争辩)这鼻子这眼睛这发型,都好看啊!
阿靖:(拿过明信片仔细地端详,轻笑)就这脖子,像树桩,难看!
女生们先是一愣,然后面面相觑,哄堂大笑。浓云刚押的一口热水喷了淡月一袖子。两个女生捂着嘴笑。淡月则用手揉搓着小蛮腰。见状,阿靖无趣地走开了。浓云觉得阿靖可爱至极。

第四幕
时间:午饭时候
地点:校园食堂
食堂的窗口处看似有序,不一下子工夫就乱了。一个男生突然从偏处挤到了窗口,用手肘顶了顶正要打饭的淡月。淡月惊慌失措地让开了。跟在后头的浓云气愤至极。
浓云:(破口大骂)你这猪头守点规矩,会死啊?
男生:(昂首挺胸、歪着嘴、大嗓门儿)你大爷喜欢,怎么了?
浓云:(愤怒、抗议)还欺负女生,不是男人!
靓男:(呵斥)死胖子,不要插队。
男生:(歪着头不屑一顾)你是瞎子还是聋子,没听你大爷说喜欢吗?
靓男:(迅速上前,狠狠地踢了男生一脚)老子还真不瞎不聋。
于是,靓男与男生撕打成一团,像两头猛狮子。顿时食堂窗口处乱哄哄的。有看热闹的,有起哄的,有帮着腔调的,有说着“叫老师”去的……
浓云:(情绪高昂)打,打得好,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叫你不守规矩……
淡月:(惊恐万状)别打了,别打了……
不过,淡月却不知道为什么对得胜的靓男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感觉到他无比威武高大,有“帅”的意味。

第五幕
时间:下午
地点:操场
男同学们正在踢一场足球友谊赛。女生则站在一旁充当啦啦队。浓云手足舞蹈正卖力地吆喝着:“踢…抢…射…”淡月显得很平淡,只不过是因为看到了球场上的靓男,所以多停留了片刻。当靓男甩动长过额头的飘逸头发铲球时,显得英姿飒爽。淡月一下子就对这个阳光男孩倾慕了起来,并记住了他的背影,嘴里羡慕地自语:真漂亮!

第六幕
时间:上午
地点:教室
课间十分钟,显得很吵闹。一女同学正心事重重地往教室走。浓云正站在走廊上看着天空。阿靖如闪电一般冲出了教室,一脚正好踩到了女同学的脚背上。
阿靖:(尴尬地)哦,对不起,我的脚(jiao读第三声)踩到了你的脚(jue读向塘土话)。
女同学:(哎哟)啊?
阿靖:(歉意)我的脚(jiao读第三声)踩到了你的脚(jue读向塘土话)嘛!
女同学:(笑,并断断续续)脚(jiao读第三声)……脚(jue读向塘土话)
浓云:(大笑,并用手指着跑开的阿靖)我的脚(jiao读第三声)踩到了你的脚(jue读向塘土话)。
女同学笑得厉害,双手护着腰蹲在了地上,一直在“哎哟”。同学们听见笑声,纷纷从窗口伸出了头颅,想看个究竟。浓云则一边笑一边走进了教室,双手扒在了桌子上,也哎哟了起来。在她们的断续笑语当中,这句“我的脚(jiao读第三声)踩到了你的脚(jue读向塘土话)”在班上忽然流行了起来。

第七幕
时间:黄昏
地点:教室
一场秋雨过后的校园黄昏,如洗涤过一般洁净。树缝隙间透着绚烂的斑点。天空露出了七色彩虹。教室里,淡月正用笔在一张纸上写着“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靓男,共饮长江水”。当她回头再念此诗时,却发现“靓男”误笔,遂脸红了,还咯咯地笑了。起身,她手里攥着纸条站在了教室的走廊上,脑海里尽是靓男威武的模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开始撕手上的纸条,撕碎的纸片纷纷扬扬得如天女散花一般飘下了楼。
女清洁工:(气呼呼地朝教室喊)谁丢的纸屑子?——谁丢的,给我站出来。
淡月:(嘟着嘴)你瞎嚷嚷什么,不就是一些纸片吗?
女清洁工:(反驳)我又没说你,你冲我嚷嚷什么?——哦,难不成……
淡月:(一本正经、理直气壮)是我,又怎样?
女清洁工:(质问)你怎么能这样,不爱卫生。
淡月:(犟、昂头)就扔了,怎么了怎么了?
女清洁工:(被噎得慌)你还得寸进尺了!——大家都来瞧瞧这个不爱卫生的女生,都来看看,什么德行!
淡月:(涨红了脸,在围过来的人群中不甘示弱)是我怎么了怎么了?
女清洁工:(瞪眼、跺脚)没了天了没了法了,没教养!我告诉校长去,我告诉校长去。
女清洁工愤然地离去了,那掀开的雨衣帽子上冒着热气。俄顷,女清洁工在泥巴地上艰难地用手捡着碎纸屑。此时淡月眼里的女清洁工的背影突然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而心里的自己却慢慢地变得小了起来,并无比惭愧,站在原地自言自语:我是怎么了?

第八幕
时间:夜里
地点: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里,一片骚动!
一个道:现在进行“我们的男神”投票开始。候选人分别是阿靖、靓男。
淡月:(心里咯噔了一下)我反对,靓男不是我们班里的同学。
一个道:反对无效。
淡月:(下意识地惊慌)没这个规矩。
一个道:规矩是人定的,主要是靓男那正义感超强,又帅!
一个道:我投阿靖。
浓云:(忙喊)我反对。
一个道:反对无效,主要是阿靖清秀,又有才气。
浓云:(立刻反驳)阿靖呆头呆脑,不阳光,还是靓男好。
淡月:(急了)阿靖好,典型的靖哥哥。
浓云:(回击)靓男还是典型的杨康呢,坏男人女人都喜欢。
淡月:我可不想做穆念慈。
浓云:我也不想做黄蓉。
一时之间大家伙都争议不下,只好暂时搁置“男神”的投票。晚上,淡月与浓云都失眠了,想着各自心目中的男神。

第九幕:
时间:夜里
地点:女生宿舍
黑灯瞎火的寝室,夜阑人静,浓云与淡月的蚊帐里都点着烛光。
淡月将琼瑶的作品《一帘幽梦》放在一侧,正闭目幻想着自己的爱情。浓云看着《烟雨濛濛》觉得累了,打了一个长哈欠,遂将书随手一撂,蹑手蹑脚地爬上了淡月的单人床。
浓云:怀春了吧!
淡月:(睁眼)去你的,你不也在看爱情剧嘛。
浓云:(钻进了淡月的被窝、窃窃私语)哎,你那什么男的有什么好?轻浮,不靠谱。
淡月:(嘁)你那什么靖的才不靠谱呢,笨得要死,像猪!
浓云:(用力地拧淡月的脸)我撕烂你的嘴!
淡月:(用手去挠浓云的掖下、笑)本来就是嘛,蠢猪一个!
这时,别的同学发出了几声睡梦中的咳嗽。于是她们又安静了下来。
淡月:说来听听,你那什么靖的哪里就“俊”了?
浓云:本分老实。
淡月:(不屑)看你,把古董当宝了,什么年代了,改革开放了,得向“前”看。
浓云:(惊讶)看不出啊,你这小女人还蛮前卫的嘛。(说完用手去挠淡月)
两个小女人又打闹了一番。
淡月:你怕你的“靖”被别人抢走吗?
浓云:笨!我们得主动出击,抢啊!
淡月:(赧然)不害臊,亏你说得出口。
浓云:当我没说。(说完,把《一帘幽梦》往淡月怀里一掷,起身回自己的床上去了)做你的梦去吧。


第十幕
时间:下午
地点:教室
课间十分钟,教室里很喧闹。浓云却拿着一本书与一支铅笔慢慢地挪到了阿靖的后排。她用脚踢了一下阿靖。
阿靖:(转身疑惑)干什么?
浓云:(压低了声音)我们那个吧?
阿靖:啊,什么那个?
浓云:(急了,用铅笔在书上画了两个红心,中间一个等号,并用手比划)你和我!
阿靖:(不知所以然,在揣摩)你和我……
浓云:(急得跺脚)说话啊,我和你……
阿靖仍在疑惑,并睁大眼睛望着用书遮着半边脸的浓云,一头雾水。
浓云: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啊。
说完,浓云起身离开,显得欣喜若狂。
阿靖:(喊了)哎,你说的“我和你”什么意思呀?
可浓云一直陶醉在自我里,压根没听到阿靖的一句话。

第十一幕
时间:晚上
地点:草丛里
阿靖被浓云骗到了草坪正南方的草丛里。
阿靖:你上次跟我说的“我和你”是……
揭老师:(声音如晴天霹雳)你们在干什么,偷偷摸摸的。
浓云、阿靖:(惊慌得异口同声)我们在……
揭老师不由分说地上前就狠狠地给了阿靖、浓云各自一脚,踢得阿靖直叫哎哟。浓云倒是咬着牙忍气吞声。揭老师一边骂着“读什么鬼书、人还鬼大”之类的一边拉扯着两个人往教室方向走去。

第十二幕
时间:晚上
地点:草坪
月光如流水一般照着空旷的草坪。淡月平躺在地上,靓男将头颅放在了淡月的胸前。一本书慢慢地从淡月的身上滑落。
淡月:(面红耳赤)我们会有孩子吗?
靓男并没有来得及回答,天空中传来了声音。
揭老师:(河东狮吼)你们在干什么?
揭老师的声音久久地荡在了空中,显得强劲有力,仿佛有摄人心魄的魔力。靓男与淡月慌得找不到北,一个向西逃,一个向东奔,只留下那本还来不及带走的书独自仰望星空,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第十三幕
时间:光棍节的日子
地点:操场
光棍节那天,浓云、淡月、靓男和阿靖一同出现在操场前自己画好的一根起跑线上,随着靓男的“一二三”之后,四人一起消失在了夕阳西下……(2015-1-12)

【剧终】

共 47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改革开放的年代,两段青春岁月的爱情;一个情节朦胧的故事,一出节奏跳跃的小戏。青春总是美好并值得留念的,即使幼稚、即使荒诞。浓云、淡月、靓男、阿靖,四个十七八岁的学生,在校园里演绎了两段疑似无厘头的爱情故事。女孩的春心各有所属,男孩或木讷懵懂,或积极进取。终,总归是重新站回人生的起跑线上,向着更加宽广的未来奔去……看来,该戏的编剧不仅是编剧,还要做导演。本子已然有了“导演本”的意思。在我看来,在一个文学园子里发表戏剧作品,以“文学本”样式为佳。戏剧是个综合艺术,写戏的就是写戏的,只要不写成小说,文学色彩越浓越好。戏怎么拍?怎么演?这些活留给后续工种去干。推荐阅读。编辑:大慰
1 楼 文友: 2015-01-27 14:07: 4 爱情是这样的吗?怎么感觉打情骂俏的成分更多呢?还有老师那句 (河东狮吼)你们在干什么?不要脸的东西。 孩子们一下子东逃西窜,留下那本还来不及带走的书以及正在读这个剧本的我 一脸惶惑。
校园爱情是一个很好的主题,可惜,似乎作者却没有写出更多的美感,有点遗憾。
昨晚鬼使神差,我看了电视点播《我的早更女友》。里面也写到校园爱情,很纯净,也很曲折,竟有一个桥段逼出了我的老泪......建议作者有时间也看一下,兴许会有启发。
有一句笔误: 什么德行! ,而不是 什么得幸!
期望在这里看到作者更多的漂亮文字包括漂亮剧本。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28 16:17:17 爱情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因为我写的不是人们意识形态里的轰轰烈烈的、唯美的爱情;
爱情是这样的吗?当然是。因为我写的是专属于我们那个年代里的爱情,懵懂、羞涩、幻想、青春、认为那就是爱或不是爱的农民子弟的所谓的 爱 ;
爱情是这样的吗?是,抑或不是。因为我的文字主要反映我们那个年代的不敢越雷池一步的一种 爱 的情绪,似乎是进行时,但又看不到结果的 爱 ;
爱情是这样的吗? 这是我们的爱情,但同时又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一份 爱 。现在看来不会感动人,但却能够让我的同学看到之后感同深受。也许,这篇 我们的爱情 所折射的主题就足够了 同学们都认为是那样的!
不必感动,回过头往回看,我们都在那个年代的路上......

非常感谢老师的品鉴,问冬安笔祺!
2 楼 文友: 2015-01-27 15:26:17 咦! 什么得幸 我给改成 什么德行 了,怎么还是原样呢?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1-28 16:20:52 感谢大慰老师的精彩编按。其实,拍摄,只是我们的一种自娱自乐,不是专业的。小儿不吃饭怎么办
夜用长效纸尿裤选哪个好
拉肚子怎样快速止泻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