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汉

2019-06-25 22:59:37 来源: 沙坪坝信息港

曹昂满腔热血的一顿高吟隐含肃杀之风,将祢衡击鼓高歌带来的悲壮不甘的气氛一扫而空,文武百官有良知者面露向往,三军将士更是目露狂热。(.有.)?(.意.)?(.思.)?(.书.)?(.院.)想那终童请缨北上南下,播大汉煌煌天威于域外,在南越惨遭杀害,何等忠义悲壮!想那班定远孤身远赴西域,于重重围困中不卑不亢,写就了大汉男儿的烈性与热血,何等的威武不屈!而眼下大汉的诸侯相互征伐,罔顾天子威严,践踏大汉的荣耀。文武百官向往过后,又打心底升起一股幽愤。恨先帝刘宏昏聩无能,恨袁氏四世三公却心存僭逆,恨刘表身为宗室却心存不良,更恨曹操欺上霸下独断专行。曹操目露欣赏地看着曹昂,心中的满意与喜悦溢于言表又兀自矜持不愿表露。身处百官队列中的孔融见祢衡失魂落魄狼狈不堪,心中实在难以忍受,倏地站出来望向高台,大喝一声:“够了,祢正平天下名士,何故要受此折辱?”曹昂嚯地扭头看向孔融,心中稍稍被抚平的不忿再次上涌,一股热血冲上脑袋,一手回身指着祢衡,一边梗着脖子大声喝问道:“祢正平可以恣意菲薄他人,旁人便不能指摘他了?天下名士?他算哪门子的名士?”“祢正平贤名远播天下,你不过一介靠父族蒙阴之辈,便是说你两句你也该生受了。”孔融面露不耐,他平素便与曹操不和,性子又狂狷耿直,此刻一点也不顾曹操的脸面对曹昂斥责道。“那荀令君呢?”曹昂胸中的怒火好似爆发前的火山,强自压抑后高声问道,“荀令君谦谦君子,却被这样的狂徒肆意败坏声誉,你怎地不说?难道荀令君便不是天下名士了?”孔融面露不悦,衣袖一甩,冷眼瞧了曹昂一眼,轻蔑说道:“我等儒林之事岂容你一个黄口小儿置喙?”“祢衡一介布衣又凭什么对朝廷重臣妄自菲薄?”曹昂争锋相对。“我等忠心大汉,效忠天子,自然可以清议百官,百官者有不足之处难不成还不让世人评说?”孔融冷哼一声道。曹昂对这样干不了实事又满口嘴炮的人厌烦至极,闻言猛然大喝一声道:“你闭嘴!清议,清议。你们这样的人浑身上下除了一张嘴四处贬低他人,于大汉社稷可有分毫贡献?董卓乱政之时你们缩头不言,天子落难之际你们手足无措。朝廷委任你们牧守一方,你们文不能富民,武不能保境。是我父重新建立朝廷,才有你等高居九卿之位。我父征战四方,匡扶汉室,却要受到你等这样肆意刁难与辱骂,你们有什么脸面谈论仁义道德?”孔融似是被提及心头的伤疤,面目通红地说道:“曹孟德身为大汉之臣,匡扶社稷本就是职责所在,可是他把持朝政,置天子于何地?难道这样的行为就不该受到谴责。”“那由你来统率大军征战天下?”曹昂冷声反问道,“或者由祢衡这个口无遮拦的狂徒去平定天下?我父掌权尚且被你们刁难辱骂,若将权利交于你等这样的人,能够安心在外征战?”孔融无言以对,恼羞成怒之下忽然拔鞋狠狠砸向曹昂,嘴里兀自叫着:“竖子无礼太甚。”曹昂轻轻闪避过去,飞来的鞋子啪地砸在祢衡脸上。孔融嗔目结舌,一张老脸羞得臊红,文武百官纷纷感到好笑却又强自忍耐着,倒是三军将士轰然大笑起来。曹昂不再理会词穷的孔融,转身看向祢衡,一字一句说道:“荀令君统领朝政调理阴阳,于大汉的存亡续断有不世之功;荀军师智略广远,所谋所划皆为了大汉的振兴;程将军刚正不阿,保境安民奋不顾身;李曼成举全族之力奉献于匡扶汉室的大业;许仲康勇武忠贞不二。这样的人物或许没有你的绝代才华,但是他们尽自己的能力为大汉社稷奉献,所作所为要胜你千百倍。你除了整日凭着一张大嘴骂人,何曾对汉室江山社稷有过一丝一毫的功劳?依我之见,你根本就是个沽名钓誉的轻薄之徒。”祢衡倏地抬头看向曹昂,满脸悲切却严肃地说道:“你怎么说我都行,但是你不能质疑我忠于大汉、忠于天子的心。”“你若当真心存忠义,值此乱世你为何又毫不作为?天下动荡待平,百废待兴,哪里不需要能臣干吏?你就是做一个刀笔小吏也要比四处游荡靠诽谤他人来博取声名教人敬重。”祢衡一晃神,随后深深看了曹昂一眼,径自走下帅台,来到曹操身前,挺立着消瘦的身躯,铮铮说道:“曹司空,某愿随你征战南阳,不知你可敢收容?”曹操一愣,旋即放声大笑说道:“我曹孟德一心光复大汉,只要志在振兴大汉的人,我都愿诚心接纳。更别说你祢正平乃是智谋之士,若是愿意与我一道匡扶大汉,我曹操根本是求之不得,何来不敢之说?”祢衡沉默地看着曹操,心里好似打翻了五味瓶,过了良久沉沉说道:“我要大汉的官身,不做你司空府的属臣。”说着稍作沉吟,又道:“我与你志同,但未必道合。我旨在匡扶汉室、效忠天子,日后你若做出不臣之举,我仍要骂你个狗血淋头。”曹操哈哈大笑,道:“天子不仅仅是你的君上,也不仅仅只有你是大汉的忠臣。倘若曹某真如你所说做出了不臣之举,不仅你可以骂我,你还可以号召天下人来骂我,我曹操绝不反驳一句,也无脸反驳。”祢衡点了一下头,又转身看着曹昂,肃穆说道:“记住今日你所说的话,日后你所作所为若是有违今日之言,祢某必将百倍报复今日所受之辱。”曹昂自高台上走了下来,到祢衡身旁,坚定说道:“你是自取其辱,这份耻辱将伴随着你一生,告诫着你多做实事、少说空话。”祢衡轻哼一声快步离去,走到孔融面前抱拳作揖道:“文举兄,小弟今日累你受辱了。”孔融斜眼看了曹昂一眼,对此并不多说,反而颇是忧心地问道:“正平你果真要亲上战场?”祢衡双眸出神地眺望着远方,许久后喃喃自语道:“我祢衡半生轻狂,自诩忠义,没想到实则是不忠不义之人。曹家小竖子说的不错,大汉的荣耀不是靠嘴皮子磨来的,靠的是刀枪与热血拼杀来的。眼下九州动荡,好乱之人蠢蠢欲动,我应该实实在在地做事,而非带着一张嘴四处游荡议论。”祢衡的神色很坚定,仿佛大彻大悟一般,越说声音越小,到了眼中划过异彩,几乎伏在孔融耳畔道:“况且假使曹孟德日后当真有不臣之心,天子安危和大汉国祚也不是你我凭借口舌之利便可保存的,手中握有实力也算是以防不测了。”

河池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萍乡专治癫痫
阳泉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