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婶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44:58 来源: 沙坪坝信息港

马婶该有八十岁了吧?可每当开江以后,她还是罗锅着腰,举着头,像个大甲虫似的来到江边,坐在那棵老柳下的大石头上,眯缝着混浊的两眼,出神地向江上张望着。人们见了就说,马婶是在想马叔呐!可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提起马叔,一提她就来火,说少提那死鬼,提了我心烦。接着便开骂。  人们没有怪马婶的,都知道是马叔对不起她。  马叔二十岁“闯关东”来到渔村。马叔人高马大一表人才,一眼就被村里一个叫“王母娘娘”的女人相中了,便主动叫马叔去她家搭灶住宿。马叔住进她家不出三天,那女人便钻进了马叔的被窝。“王母娘娘”风韵尚好,可大马叔五岁,且儿女成双。马叔很迷恋她,从此与老家断绝音信,“拉帮套”一气拉了二十多年。马叔四十五岁那年,王家的子女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因家里有两个爹,很受了一些影响。于是,马叔被一脚蹬出了王家门,成为光棍群里的一员。  马叔五十五岁那年,渔村来了位老女人,自称是马叔的发妻。村里谁都不知道马叔有过发妻,听到消息后都到队部看马婶。马婶大眼睛,高鼻梁,薄口唇,身材短小,一副利利索索风风火火的样子。有人便说,看样这女人厉害。  马婶果然厉害。当人们把马叔从网滩找来,他耷拉着脑袋站在马婶面前一声不吭。马婶“验明正身”后,“嗖”地站了起来,跷着脚,抡开臂,“啪!啪!”左右开弓!马叔的两腮顿时就红肿起来。后来,渔村流传一句戏言:“还我青春来!”说的就是“马婶痛打薄情郎”的典故。  马婶的厉害,虽令纯朴的村人瞠目结舌,但对她却肃然起敬,因在她的哭诉中得知,马婶结婚三天便失去了马叔,从此苦巴苦熬三十余年,从回故里的“闯关东”老乡处得到了马叔的消息,便千里迢迢寻夫而来,谁不心动!特别是马婶拿出一张模样完全是“马种”的小伙子照片来,人们为马婶在艰难中为马叔留下根苗而赞叹!极善的村人们,不仅手脚麻利地为马叔收拾出一间新房,还送来了一些生活用具。女人们连推带拉把马婶送进新房,马婶还是手拍炕沿骂声不断。夜静了,马叔按女人们地叮嘱,悄悄为马婶打来洗脚水,马婶还是嘴不肯歇。直到马叔那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了马婶,她才气喘吁吁偃旗息鼓。  马叔一连为马婶打了三个晚上的洗脚水,做了三天饭菜,马婶才肯饶恕马叔。马婶说,我为你拉扯儿子三十多年,你才侍侯了我三天,你欠我的多了,就先欠着,以后再还。从明天起,家里的事不用你,就安心上班吧。从此,马叔从马婶那里,得到了一个男人能从妻子那里得到的一切。  马叔退休后,儿子从南京赶来,要接两位老人去市里享受晚年。马叔不干,说在北大荒呆惯了,清静,经不起城市的吵闹。马婶也打帮腔,说哪里的黄土不埋人,这把老骨头就扔这了。  退了休的马叔,常陪马婶在江边钓钓鱼,洗洗衣,也常在老柳下唠唠嗑。人们见了都说,看这老两口,多么恩爱!可使人想不到的是,马叔六十五岁突然去世时,马婶不但不哭,还开口大骂。骂马叔没有良心,撇下她自已图清静;骂马叔没有还清债就逃了等等。也不让人们给她儿子打电报。说马叔对儿子没有点滴恩情,不用尽孝。马叔当天就被埋了。  马叔死后,儿子来过,苦苦哀求要马婶去市里,她就是不答应。她说,我离开这,路那么远,死后怎能找到那死鬼算账?  村人都可怜这个孤身老婆子,对她照顾得很好,吃不愁,穿不愁。烧柴、担水,学生们都包下了。只是不能提马叔,一提她就骂。没人提,她也骂,那就是每年清明节的“骂坟”。  别人清明上坟,都在上午,马婶骂坟,必在下午。年年到了这时,弯曲的山路上,就会出现罗锅着腰,两手在身后急急地摆动着的马婶的身影。村人常劝,岁数大了,山路不好走,就免了吧。马婶不依,说清明是鬼节,只有在鬼节骂,那死鬼才能听到。后来一年请明下午,有人偶然听到,在埋葬马叔那片人迹罕至的白桦林里,传出了瘮人的女人恸哭声。人们猜测,那一定是马婶。来年清明,有好事者盯梢,发现马婶一路骂来,到了白桦林便戛然而止。接着,林中就传出悲悲切切的哭泣声。  消息传出,村妇们抹着眼泪感叹:马婶爱马叔多么深哪!     共 15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的癫痫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