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穿蛤蟆李向党

2018-10-12 21:08:21

?  我这人很胆小,鸡不敢杀,鱼也不忍心下刀,更不愿吃青蛙、鸽子、兔子一类的野味。儿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那时心特别毒,手特别狠,好像天不怕地不怕。老家是偏僻农村,小的时候没有什么玩头,我们小孩子就编造一些作践小动物的游戏自乐,什么蛇、刺猬、老鼠等等东西,只要“犯”在手里,我们都想法弄死它,从不心慈手软。我更喜欢玩弄小生灵,穿蛤蟆就是一个例证。

  我老家那块儿,把青蛙叫做蛤蟆。

  老家的水比较多:村东边有一窄一宽紧挨的两条南北走向、常年基本不断水的大河,村南有东西方向、流入大河的小河沟,村北也有大河的支流、向西延伸的小河沟,小河沟南边就是紧靠村子、全村人吃水的蓄水池——水库。老人们说,水库底下有泉眼,所以,里面一年到头总是水满满的。

  那时候的天是湛蓝的,水是清澈的,生物很多,蛤蟆更多。一到夏天,别管是沟里、渠里,还是河里、水库里,有水的地方就有蛤蟆。此起彼伏,蛤蟆的叫声连成片,尤其是夜晚。蛤蟆无私的、欢快的歌唱,犹如美妙的小夜曲,铿锵有力的节奏,伴人们进入梦乡,无比惬意。毫不夸张地说,蛤蟆悦耳的鸣叫,是那时贫瘠农村里的一道亮丽风景。蛤蟆是人类的朋友,人们应该爱护它,可包括我们小孩子在内的不少村里人反而残害它——小孩子穿蛤蟆,有的大人逮蛤蟆。

  穿蛤蟆就是用穿子把蛤蟆穿住。什么叫穿子呢?一根一尺左右的硬梆铁丝,一头用锤子砸磨出锋利的尖,像锥子似的,一头弯成个钩,用细麻绳拴结实,固定在长竹竿或细木杆子上。这就是穿子。我们村的小孩子上学晚,都在九岁以后。我就是九岁上的学。上学之前,我很贪玩,与几个伙伴一起,不是摸小虫(麻雀),就是抓长虫(蛇),不是挖老鼠窟窿,就是穿蛤蟆,成天疯玩。

  我热穿蛤蟆了。每到夏天,放完羊或割完草回来,我就与小伙伴一起,三天两日地扛起穿子,不是水库就是河里,到处忙着穿蛤蟆;有时自个儿去。蛤蟆白天好在岸边湿土上、草丛中蹲着,也喜欢在水上漂浮。看见这样的蛤蟆,悄悄地靠近,对准它,待穿子离它约摸几尺远时,猛一使劲,蛤蟆在劫难逃,十之八九被锐利的锥子穿过身体。这时,将穿住的蛤蟆取下来,双手用力拧它血淋淋的身体。别看都是小孩子,就是有邪劲,拧得蛤蟆凄厉地哀叫,都不在乎,直到把它的后腿拧下来放在随身携带的家什里,把没有了下半身的蛤蟆随手扔到地上或抛到水里,任其在抽搐、挣扎中悲惨地死去。活蹦乱跳的一农村征地拆迁律师只蛤蟆,被利器穿身就够残忍了,再被生生地拧掉半截身子,它是什么滋味?受得什么罪?那种血腥、残忍的场面,今天说来真是惨不忍睹,可在当时,我与小伙伴们没有丁点儿怯意,没有丝毫怜悯,有的只是满足和自豪!

  九岁那年夏季的一天,我与一个同岁、两个十一岁,共四个小伙伴在水库边穿蛤蟆。我只顾挺着穿子追一只绿花大蛤蟆,一不小心,滑到水里。我本能地向上面靠,谁知坡陡,不光没靠了边,反而向里滑去。我边挣扎边咋呼,呛了几口水,穿子也好似被蛤蟆夺走,漂在水面上。这盗窃重大刑事案件标准时三个小伙伴才看见水中挣扎的我,齐声呼喊。“快抓住!”其中那个十一岁的伙伴一边喊着,一边把他手里更长的杆子伸给我。我双手紧紧抓住,他们三人抓紧杆子的另一头,费了好大劲才将我拉了上来。虽然呛了几口水,总算万幸,被伙伴们及时救上岸,不然,滑到里面,不会凫水的我必定得淹死!

  这回的惊险事我没敢给娘说。只要不耽误放羊、割草,穿蛤蟆娘一般不管我。爹是大队干部,成天忙工作,更不问我具体做什么。穿的蛤蟆的后腿我都是放在锅底下烧着吃。娘见了这种事,还是要说话的:蛤蟆也是个生灵子,可不能这样害它!那时候,娘好像也不知道蛤蟆对庄稼有好处,只知道穿蛤蟆不好。

  上了学,经老师的教育,慢慢知道蛤蟆是益虫了,要爱护它。我把老师的话说给娘听,娘这才下决心改掉我穿蛤蟆的毛病,对我说:蛤蟆吃虫子,晚间叫唤得还好听,听老师的话不能再毁坏它了。它也有灵性,再毁坏它它就来缠你。我手痒得狠,娘的话听不进去,还是偷偷摸摸地与小伙伴一起玩。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割草回来又掂起穿子邀上几个小伙伴,到村南小河沟里穿蛤蟆。娘本来是吓唬我,谁知那天晚上我真的做了一个恐怖的梦:在一个陌生的池塘边,岸上和水里密密麻麻地趴着、漂浮着数不清的蛤蟆,我挺着穿子乱戳,但一个也穿不着。正当我十分懊恼的时候,穿子没了踪影,蛤蟆突然变得硕大无比,围着我像狮子一样“嗷嗷”吼叫,接着揪住头发把我拖进水里,上下沉浮地呛水;呛着,呛着,突然又停住,伸出利爪朝我眼睛刺来,自己却动弹不得。我被噩梦吓醒。娘趁机教育我:都上学了,往后千万不能再穿蛤蟆了!从此,我不敢再干那残忍的勾当,一块上学的几个小伙伴也不干了。我们几个“红领巾”还说服了一些不上学的小伙伴,也阻止过大人们逮蛤蟆。

  人之初,性本善。一张白纸,这上面是出现美丽的画图,还是被涂得污迹斑斑,重要的是看执笔人、描绘者;几岁的小孩子就是白纸一张,在成长过程中能否把本性善的一面发挥中南漫悦湾好,责任是父母,是大人,关键要素是教育,是培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