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酒识杂谈品评葡萄酒的中译名

2018-09-15 10:39:35

名利地位,荣华富贵,想必是多数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因此,来自澳洲的Penfolds,以“奔富”之名走进中国,无疑已注定成功了一半。“奔富”既接近英文名的发音,又迎合了很多消费者的心理——喝此酒奔向富贵,财运滚滚。意头这么好,相信谁也不会拒绝。就好比当年很流行的广告词:“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管你俗不俗气,吉利,顺口,容易记,咱们就好这一口。

当然,奔富在中国卖得好,还有很多因素,这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暂且不提。

与“奔富”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中文译名,当算“滴金”了。Chateau d’Yquem,台湾译作“驮康”,香港译作“伊甘”,都没有大陆译成“滴金”这么响亮易记。“滴金”不但满足一些消费者对金钱渴望的好意头,更是符合了酒的品质——1855年波尔多酒庄分级中,滴金成为波尔多唯一超特级的贵腐甜酒,昂贵无比,色如金,价如金,果然是滴滴似金。那些土豪们,喝酒再也不会往白酒里加金箔了,喝喝滴金贵腐甜酒,既可口,又益健康,“装X”也绝对够格,你说是不是呢?

对某些人来说,金钱美女缺一不可,于是,咱们中国的头号美女,也被搬上外国人的葡萄酒了。西施佳雅Sassicaia,是意大利四大“雅”之一,且被视为意大利四大名酒之首,名符其实的意大利酒王。著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给三款酒打过满分,其中之一就是1985年的西施佳雅。他如是说:“我经常会在盲品中将它误认为1986年的木桐(也是100分)。——一款里程碑式的赤霞珠,本世纪最伟大的葡萄酒之一。”这本就是一款比较雄壮的酒,偏偏起了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当然越王勾践要攻打吴国,战争本来也是雄壮的,也是女色先行。这么说起来,咱们的头号美女西施,配得起这个“伟大”。如此美的名字,如此美的酒,岂不让人时不时浮起一连串浪漫的暇想呢?

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葡萄酒也是水做的,所以女人与葡萄酒有缘……精致的女人,能够绽放出如葡萄酒一样的美丽。看到“苔丝美人”这样的名字,是不是有一吻香泽的冲动呢?她是来自法国阿尔萨斯产区最著名的几家酒庄之一的Marcel Deiss酒庄的中文译名。

英国作家托马斯·哈代笔下的女主人公德伯家的苔丝,是“一个纯洁的女人”,但命运悲惨,令人心生怜悯,让阿尔萨斯的“苔丝美人”的美名,酒徒们读起来更有情绪感。

苔丝美人庄的酒,从清雅可人的果味葡萄酒(Vins de Fruits),到婀娜多姿的时光葡萄酒(Vins de Temps),再到富有个性而高贵的风土葡萄酒(Vins de Terroirs),美人的样子越描越具体……

葡萄酒一直与高雅、浪漫等为伍,因此翻译者也会在这方面动脑筋,意大利著名葡萄酒Frescobaldi,如果按照语音直译,应该像是“费来司科巴第”这样的名字,又长又绕口,实在不好记。于是,聪明的翻译者,想到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花思蝶,这是一个音译兼意译的名称。“翻阶蛱蝶恋花情”,诗意全出,同时还给品牌联想一丝优雅气息,形容饮者对此酒的钦慕之情,就像花儿思念蝴蝶一样。酒意诗情谁与共?译者的智慧,让人佩服。

黯然回首花尽处,一抹清香红颜来,“红颜容”这个曾经让人熟悉的名字,它曾是Chateau Haut-Brion的中译名。不过这个名字,译得比较杂,在大陆译作“红颜容”,台湾译作“歇布里昂”、“欧伯亨”、“欧比隆”等;香港译作“奥比昂”、“奥比安”。而现在,官方又命名“侯伯王”正式启用。须臾间,女妆变男颜,红颜已逝,想起来,还是有点落寞之感。

矿用岩石电钻
深圳HOZAN精密工具
新城区3千以下新楼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